为母则弱?比起施暴的爸爸,沈默以对的妈妈,也是一种另类的暴力

为母则弱?比起施暴的爸爸,沈默以对的妈妈,也是一种另类的暴力

在婚姻关係中,你以为最重要的是财产吗?或者说,在家事案件中,施暴者是父亲,当母亲袖手旁观时,这不叫做广义的共犯吗?我不认为如此,即便母亲也是受害人,我一样不认为是如此。

就像是她。

「律师,我可以请教你,如果我先生一直逼我卖房子,我已经受不了他的精神虐待了,可以请求离婚吗?」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焦急。

「为什幺要逼你卖房子?房子的所有权是谁的?」我问。

「我先生为了他哥哥的债务,竟然要把这十几年来存下来,登记在我名下的不动产卖掉,想替他哥哥还债。我不同意,他就歇斯底里的晚上不让我睡觉,一直要我答应他这件事。」她回应。

「那就不要答应他啊!」我说,「哥哥是家人,你也是家人,要牺牲一个家人换另一个家人,我觉得匪夷所思。除非他觉得『兄弟如手足,妻子如衣服。』那我就没话说了。」

「所以你的意思是,我可以不要答应他?」她问,「他会不会偷偷卖掉?」

「哪有这幺容易,就算他有所有权状,印鉴证明也在你这里,你们还住在这个家,他怎幺有办法卖?」我说。「况且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一点也不建议你离婚,因为一旦离婚,财产就要分他一半,这会更难处理。」

「可是为了这个房子,他真的给我很大的压力。他已经把未成年的女儿赶出家门,接着可能就是赶我出门。」她语气满是无奈。

「啊?!」我本来很平淡的语气转为激昂,「你在说什幺?你,未成年的女儿,被他赶出家门?」

「对啊!」她说,「他说女儿不听话,乾脆就出去自己谋生,不要在家里。」

「这不对啊!」我说,「你怎幺可以同意这样的事情?」

「我没有同意。」她反驳,「可是我很怕他,他会打人,还会恐吓我跟小孩。上次他把小孩赶出去的时候,我被他吓到不敢讲话。」

「为母则强这句话,看来不适用每个人嘛!」我有点语带讽刺,「你就这样把你未成年的女儿放生,你知道面对这样的家庭暴力,袖手旁观的人没资格说话吗?或者说,袖手旁观根本也就是等于共犯!」

「我真的很怕他。」她似乎被我吓到。

「可是,你可以声请保护令,可以提告伤害,就是不该让女儿出去流浪。她还是未成年的孩子,你怎幺可以这样!」我说,「你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吗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像是天经地义一样,「她现在不愿意跟我见面。」

「要我也不愿意啊!」我说,「跟着爸爸一起赶我出门,都不吭声,我干嘛跟你见面?」

「那幺现在我应该怎幺办?」她总算听起来有点焦急。

「你,现在就给我打电话给女儿,问她在哪里,跟她见面,对她道歉,承认自己懦弱,没有保护她。你现在希望她可以原谅你,让你可以陪伴她。」我说。

「她现在不愿意跟我见面了。」她说,「我该怎幺办?」

「打电话。一次不成、两次,两次不成、三次,联络到她愿意跟你见面为止。真的不行,就是委託警方帮你找,找到她以后跟她道歉。」我说。

「你觉得我应该搬家吗?」她问。

「当然。你们母女可以租房子住在一起,或者是你也可以蒐集先生家暴的证据,向法院提出保护令的声请,让他搬出去。」我说。

她挂上了电话,我挂上了心。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去做,但是, 没有保护子女的妈妈,跟施暴的爸爸,给孩子的心痛程度是一样的。面对家庭成员的性侵与伤害,沈默以对,就是没有动手的另类暴力而已。

 

延伸阅读:

桑德伯格:女性最重要的生涯决定-妳是否需要一个生活伴侣,以及那个伴侣是谁

婚姻四大难题,如果是你,会如何回应对方?

给婚姻初心者的忠告:长辈催生不用急,这十件事不做会后悔!

 

(全文由作者授权刊载;首图来源:oddsock,CC Licensed;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